新闻详情

粟裕战术不如林彪?华野评定伤亡,另类战术会影响大

来源:沐沐沐子3022022-01-23

作者:忘情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如今,军迷圈里的“林粟”之争不绝于耳。其实,林粟二位都是我军指挥员中的翘楚,都为革命胜利作出了突出贡献。

在战争年代,二人虽天各一方,但彼此惺惺相惜。性格孤傲内向的林彪,在解放战争期间还曾不止一次主动索要华东的战斗详报,琢磨粟裕那些“神仙仗”究竟是怎么打的。

哪怕是到五十年末到七十年代初那段特殊时期,林帅也未曾对粟大将有过落井下石之举。

“林粟”之争也顺带引发了东野、华野之争。网络上争论二者战绩的同时,指责华野“不讲战术”。毕竟,林彪提出的“六个战术原则”如雷贯耳,而《陈毅军事文选》里收录的陈毅战争年代的电报、演讲文稿、起草文件中,多次出现批评部队战术粗糙、不讲战术的段落。

华野一号首长的白纸黑字,又岂能错得了?

实际上,这种观点是偏颇的。解放战争中的几大野战军的战术水平,均随着战争进程的发展而与时俱进,且各有各的特色。和四野主要是野战军统帅自上而下地教导各级指战员该如何对付敌人不同,三野主要靠群众性的战术研讨,来推送整个部队战术素养的提高。

其具有标志性的做法,便是“评定伤亡”。

华野是由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合并而成。早在合并之前,这两支部队都有每仗结束后,参战部队召开战斗检讨会的习惯。1946年10月19日至11月1日,蒋军整编第74师全部、整编第28师一部共约4万人,直扑我苏北战略要地涟水城,企图切断我华中与山东两大解放区的联系。华中野战军28个团共4万多人的兵力,在解放区群众的大力支援下,经14个昼夜血战,歼敌9000余人,将敌军打回两淮,取得华中北线首次大捷,但也付出了伤亡4000余人的代价。

此战结束后,华中野战军照例进行战斗检讨。其中,华中1师3旅9团(后来的华野4纵12师36团,三野23军69师207团)的战斗检讨会,开着开着就“变味”了。

带头“变味”的,是9团2营。起因是该营副教导员张本和觉得各连报上来的讨论结果,明显是“走形式,走过场”,无甚新意,这又有何用?于是,张本和要求各连连长、指导员必须真正重视此事,并召集副班长以上战斗骨干开会,重新进行战斗检讨。张本和本人则参加了4连3班的研讨会。

刚开始,大家还没放开,仍然在说车轱辘话,说不到点子上。张本和便直截了当地问:“你们这次伤亡几个?是怎样伤亡的?”3班长回答:“第一个、第二个都是在攻击中被打倒的,一个重伤员未包扎就大声叫唤,被敌人发现目标,连打两发炮弹,又被打倒3个。要不叫唤,这3个伤亡是可以避免的。”

班长这么一说,战士们觉得这是与每个人的生死密切相关的话题,顿时来了劲。一个姓聂的战士说:“连长叫我们去支援6连,结果班长带错方向,走不到10米,被打倒4个。”话匣子一打开,这可不得了。战士们用柴草和手榴弹在地上摆出战场模型,对战斗过程逐一进行复盘,具体评议每个伤亡产生的原因。研讨到最后,大伙儿达成一致意见:3班在战斗中先后伤亡的14人(在为期半个月的第一次涟水保卫战中,部队曾火线补充过兵员),

只有2人伤亡是不可避免的,另外12人伤亡其实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在总结自己班教训的同时,3班战士也提到6班两次通过敌火力点,却一个也没伤亡的经验。两相对比,更加说明了讲究战术的重要性。

3班的战斗检讨会开成了“评定伤亡”会。这个新做法很快便影响到了全连。2班战士施广东说:“我们快接近敌碉堡时,敌人原本无目的开枪,我们机抢手不沉着,过早地扫了两梭子,被敌发觉,打来两发炮弹,伤亡5名同志。”1班战士刘金标说:“部队前进太慢,不注意搜索,没有发现敌人的埋伏,造成3个不应有的挂彩;另外两个在攻坚时伤亡,是不可避免的。”指导员邹林说:“当时误传6连被围,5连打上来解围。晚上看不见,互相之间没有具体联络,结果5连打来两个手榴弹,误将我们8班两个同志伤亡。”

最后,4连指战员们共同评定,全连伤亡的34人中,有24人伤亡可以避免;3人伤亡原因不明;只有7人是不可避免的伤亡。大伙儿达成共识:只要讲究战术,注意战斗动作与技术的巧妙结合,是完全可以减少伤亡的。

战士们热火朝天地讨论,各级指挥员们也都没闲着。他们个个眼睛向内,查找自己在战术指挥上存在的不足。2排长认识到,连长命令他在6连后面跟进,自己没有很好观察地形,以至4班长带错了方向。2排副排长认识到,战斗中自己总是跟在队伍后面,是畏缩表现,今后一定要冲锋在前,为全排战士作表率。

认识到了不足,接下来就是研讨如何改进了。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这话还真没讲错。仅就涟水保卫战中,暴露出敌60迫击炮对我威胁甚大的问题,大伙集思广益,竟然找出了13条对策。对于进攻队形的改进,以及如何端掉敌隐蔽火力点的问题,战士们不仅纷纷献计献策,还进行实地演练,来探讨各种改进战术的可行性和有效性。

4连从“评定伤亡”发展到“研讨改进战术”的做法,很快便推广到2营其他连队。相关材料上报到团部后,这种做法便迅速在全团推广。3营7连、8连讨论出对付敌人照明弹、鹿砦和铁丝网的新办法,也迅速传遍全团。

9团的经验,很快上报到华中野战军政治部,得到高度重视。1947年2月5日,也就是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合并成华东野战军后不久,华野政治部就将《政治工作经验介绍之一:从“评定伤亡”提高到战术研究》印发部队,使这一工作在整个华野部队中全面铺开。每次重大战役结束之后,各参战部队均从下而上地发动干部战士,评议每个人战斗动作的优点和缺点,军事指挥上的正确与失误,检查为什么能完成战斗任务或没有完成任务的原因,以及战斗伤亡是否可以避免或减少,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研究改进的措施,打一仗进一步,不断丰富和完善作战经验。与此同时,部队利用战役战斗的空隙,进行实地演习,为下一次战斗做好准备。

后来,其他野战军也陆续推广了华野“评定伤亡”的经验,并在此基础上,逐渐发展为比较全面的“技术评论”和“战斗评论”。由华野首创的这一做法,在全军开花结果,为我军战术素养的提高,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兵说欢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复】

*以上内容转载自沐沐沐子,跟着地图走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Quan

收藏:
热门评论
评论
登录后请到 添加或修改密码
web analytics
您的账号由于(MEMBER_REASON)处于禁言状态,无法完成此操作